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正文

工匠二十载

10-27 旅游资讯


  作为一个玉人,他似乎不只关心作品质量好坏和商业成败,也渴求看到自己作为一个历史主体,看到作品质量好坏和商业成败背后的道理,看到自己和社会整体的关系。
  他是一个和独山玉深度绑定的人。
  这种绑定达到了:谈他,必说独山玉;说独山玉,似乎绕不开他的程度。他是业界公认的独山玉雕刻的守望者、研究者和播扬者,他践行和确立了独山玉雕刻语言体系,推动了独山玉雕刻艺术的发展进程,提高了独山玉作品的美誉度。
  他,就是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玉神团队掌舵人刘晓强。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和他颇有交集,和他的互动让我看到了一个饱满、多维度的刘晓强。用文字去公平、公正地讲述一个人是很难的,尤其是对我来说。这里,我仅谈两个我亲眼见证的和他有关的故事。
  2015年,“嵩山论玉”玉雕大师峰会在新密召开,刘晓强作为主讲嘉宾出席论坛。他发言所用的PPT文艺气息十足,让人过目不忘。PPT设计考究、画面清新,逼格和情怀一样不落,宛如一股难得的清流。在刘晓强真挚地讲述之下,它内在的艺术气息和工匠精神深深打动了我,也勾起了我对玉神工艺的好奇和神往。
  当真的走进玉神工艺,其厅堂之美,处处彰显着设计者的心思;玉雕作品工艺精细,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在玉神苑参观宛如倘佯在艺术的海洋。和刘晓强熟识之后,方知PPT也好,作品也罢,这与玉神的灵魂人物刘晓强密不可分。

  刘晓强心思细腻,雅擅摄影,活脱脱的一个完美主义者。高中毕业后,师从黄德一学习美术。从事玉雕一段时间后,刘晓强的角色开始转变,玉神工艺企业发展的责任压在了他的肩上。为了“玉出独山,艺在玉神“的责任,他一心投入到工作里去,顿感企业文化、团队建设、作品创作等工作的琐碎和事无巨细。他开始聘请美学、文学、摄影等方面的人才把关玉雕设计和文化传播工作;建立了一支由两位国家级玉雕大师,多位省级玉雕大师组成的玉雕创作团队;和多所工艺美术院校建立校企合作,为玉雕创作队伍储备人才和丰富创作团队。

  ▲玉神独山玉经典作品《饭晌》
  这一肩负,近二十载。2020年,恰值玉神工艺成立二十周年。在玉神二十年庆典研讨会上,刘晓强满含深情地和众嘉宾讲述着玉神工艺的成果和成就。
  二十年以来,玉神工艺创作一大批优秀的独山玉作品;培养了一大批技能卓越的玉雕人才;构建了一套独山玉雕刻艺术理论;增强和夯实了独山玉的文化软实力,提高了独山玉文化的市场价值和艺术价值。
  2018年,“司南——当下镇平玉雕走向探索”玉文化学术沙龙在镇平召开,受邀嘉宾天工奖创始人奥岩先生在讲述镇平玉雕发展史的时候,提到玉神工艺时,他对刘晓强评价道:“一个人支撑了一个机构,一个机构支撑了一个玉种的创作。”
  奥岩对刘晓强的评价是中肯的,也是客观的。在业内,刘晓强相伴着一连串标签:高级工艺美术师、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非遗传承人、玉文化专家、行业协会秘书长、玉神公司总经理…… 这一连的串标签绝非浪得虚名,都是他围绕“玉出独玉,艺在玉神”探求和践行的硕果。
  这一连串的硕果也意味着刘晓强有了名望、声望和地位。多年来,他所领衔的玉神团队致力于独山玉雕刻艺术创新和玉文化研究,他把做好独山玉作为信仰,正是有了信仰,他在面对困难与障碍时,才能有坚定的力量去战胜它。
  刘晓强和玉神工艺对于独山玉美誉度和品牌影响力的提高,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刘晓强和他的玉神工艺做到了业界“谈玉神,必谈独山玉;谈独山玉,必谈玉神。”
  著名玉雕教育家、美学家,刘晓强的美术老师黄德一高度评价他: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悦目三两枝。他是我众多学生最有出息的几个之一,起码排前两名。
  黄德一所看重的,正是刘晓强对于独山玉事业的激情和完美主义,及其个人所领导的品牌企业玉神工艺在这个时代的商业价值和艺术成就。
  现在说刘晓强定义了中国独山玉行业还为时尚早,但很多人也都看到了他这个“领航者”所带来的巨大变化。玉神工艺堪称是镇平玉雕企业的典范,她的发展轨迹及探求路径,对镇平玉雕未来的发展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同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企业发展的案例研究样本意义。
  外界也许会好奇刘晓强和玉神工艺为何会如此风华,我想,这或许是刘晓强超强的社会能动性起到了作用。这一点我在和他交往过程中也曾见识和目睹。他并没有十分显赫的履历,但由于他超强的社会能动性,让他建立了丰富的话语体系和话语权,这一点超过了很多名气和经济回报更显赫的手艺人。
  正是由于超强的社会能动性,让刘晓强和他的玉神工艺二十年有了较好的权利和权力。无形的权利和权力助力玉神工艺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这背后意味着是无形,且规模不可估量的文化和知识不间断的持续投入。知识的价值巨大且无法量化,知识产权法理强调的私有性与工艺美术的群体协作的特点是一对儿不可调和的矛盾。从这个角度看,刘晓强和玉神工艺的付出和收益一定不成正比。
  超强能动性带来的权利和权力不是刘晓强追逐的目的,这只是他和玉神工艺为了实现“玉出独山,艺在玉神”初心的手段和方式。毋庸置疑的是:无论是独山玉玉器的题材和文化引领,亦或者是玉雕人才的不间断持续输出,刘晓强和玉神工艺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独山玉玉器市场的活力和竞争力,促进了独山玉玉器消费的市场繁荣和玉文化产业的发展。
  我一直坚信具有人文情怀和人格魅力的玉雕人、手艺人是值得记录的,尽管接近他们、获得他们的信任是非常难的。但,这是一件很值得去争取的事。在我接触的这么多的工艺美术人里,刘晓强是独特的,是有趣的。

  ▲玉神独山玉经典作品《苏武牧羊》.刘晓强作
  对我来说,刘晓强是鲜活的,也是带着温度的。他会为了一个活动的细节反复推敲,做活动讲要求、讲方法;他会坚持原则酒后吐真言,但从来不出格;他会在自我和企业成长的同时,不时发现和提携年轻人;他会在演讲后表现出嘴角上扬自我满足,有时候还会像孩子一样傻乐……
  但人和社会一样也有复杂性和多面性,多年担任镇平宝协秘书长一职,在平衡本职工作和协会工作之间,刘晓强遭受了一些争议。刘晓强自信而意气风发的做事风格,在奉行“枪打出头鸟”做人哲学的社会,遭到误解和非议一点也不意外。
  在坦诚和人品方面,黄德一对刘晓强评价颇高,圈内评价也大抵称道者多。无论是南阳还是省内,或许对他评价有别,但之于他对独山玉做出的贡献应该不会有多少异议,就连他的同行们也会伸出大拇指。
  或许正是外界看中了刘晓强的社会能动性,不时有人劝他涉足其他玉种,他多表示谢意并婉拒。而他自己,不管面对多少误解和非议,始终坚持独山玉创作。除了坚守独山玉,还敢于坚持持续投入和不断实践。
  在玉文化产业链条中,玉石材质知名度的大小决定着其市场容量的大小,基于独山玉知名度欠佳的情况下,业内对刘晓强和其所领导的玉神工艺,大家有一个较为一致的判断:“在一定时期内,玉神工艺面临的来自于市场挑战不会小。
  当许多人都陷于市场逐利的浪潮中,那些能幸免的人,不仅因为坚强,更因为信仰。刘晓强唯一的执念是实现“独山玉的市场和艺术价值”。本质上,玉神工艺是一商业主体,但之于独山玉而言,她似乎多了几分理想主义色彩,她在追逐和奋发的过程中呈现出了几分属于人生的精彩和趣味。刘晓强的人文自觉和自觉人文铸就了独一无二的“玉神文化现象”。
  倘若谈论功绩,这些成就绝不属于刘晓强一个人,功劳在于他组建了玉神工艺团队。玉神之所以能成神,在于玉神团队有“一众有趣的灵魂”,这些灵魂意味着一连串的名字:仵海洲、赵玉谦、喻朝光、王东光、李海奇、贺保伟、李玉西、郝文生、张克钊、刘晓波、陈安定、杨万才、郭红范、王志亚、司岩松、司岩杰、周东惠、候庆军……
  上述人物中,随意提溜一个出来,名字都是响当当。这些灵魂聚在一起,和鸣锵锵。
  作为行业协会秘书长的刘晓强,坚持投入精力和心血到协会工作中。他将目光投向那些富于进取、求索精神的年轻一代玉雕人和玉文化学者,他们可能来自镇平当地,或许来自于镇平外埠,来自文化、市场、商业领域。在与外界的互动中,刘晓强让自己和玉神工艺完成对自我持续的建构与重构。

  ▲玉神独山玉经典作品《芳华》 .刘晓波作
  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架势,熟悉刘晓强的人对他认识趋同:不出意外的话,他毕生都会致力于独山玉雕刻。相信他仍然初心不改,踌躇满志。玉神工艺二十年的峥嵘岁月已成为过去,更令我好奇的是,未来的岁月里,他还会经历怎样的风景和波澜。
  刘晓强是有趣的、可爱的。要持续不断地玩转好独山玉,他一个人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相信他会继续和一众灵魂玩转独山玉。
  ——写在玉神工艺成立20周年之际